“由于公司原来只生产单一的、传统的中低档显
发布时间:2019-06-09 08:50

  年10月,“嫦娥二号”月球探测卫星成功升天,实现了中国卫星第一次带“眼睛”上太空。2014年12月,“嫦娥三号”登陆月球已满一周年,圆满完成全部预定工作。作为“嫦娥二号”、“嫦娥三号”镜头工艺及制造项目组负责人,宁波永新光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永新”)总经理毛磊缔造了一个业界传奇。

  上世纪80年代初,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的毛磊毕业后进入了国有企业江南光学仪器厂,开始跟光学镜头打交道。1997年,宁波光学仪器厂与永新光电实业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宁波永新光学仪器有限公司,毛磊被我国香港著名实业家曹光彪聘任为合资公司的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成为公司的掌舵人。

  毛磊刚接手就遭遇亚洲金融风暴。“由于公司原来只生产单一的、传统的中低档显微镜,它的市场主要以东南亚一些国家为主,1997年公司失去了不少市场。”毛磊说道,“那时候一个月的销售收入只有80多万元,而工人的工资就要付出50多万元,非常窘困。”

  “最窘的一次是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的客人经一位朋友推荐来我们厂考察,当时厂里只有一辆拉货的皮卡车,我们开着皮卡车到机场把人接来,一进工厂大门就碰到部分员工闹着加工资,当时把美国客人吓了一跳,我向客人解释,只有工厂赚钱了,工人收入才能提高。”毛磊不由地感叹道。

  虽然开场有点尴尬,但毛磊的诚实和他对技术的创意赢得了客户。当晚,毛磊和一个同学根据客户的要求,连夜设计了激光读取镜。第二天客人表示满意要求出样,一个多月后,美国公司下了几十万元人民币的订单,第二年,这个产品的单子就做到了900万元人民币,一直到现在这个产品还在做。就这样凭着技术和毅力,宁波永新开拓了欧美市场。

  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使正在快速发展中的宁波永新再次面临生存危机。毛磊一方面精简人力成本,一方面静下心来研发高端设备,使企业的生产经营从粗放型向精确集约的管理型转变。那一年,国内不少光学企业纷纷倒闭,宁波永新却实现了凤凰涅槃,奠定了国内光学仪器行业领头羊的位置,尤其是医用、教学用显微镜,市场占有率已经排在第一,低于30%毛利的产品不做。2010年,宁波永新全资控股南京江南永新光学有限公司,使公司成功进入了大光学领域。

  宁波永新主要生产光学显微镜和各类光学元件及部件,如镜头、镜片等。这些产品80%走向外销市场。“经营要挣钱,但我们是个重技术积累的行业,所以技术上的创新是不能停止的。”毛磊说。在技术上孜孜以求的突出例子,就是“嫦娥二号”和“嫦娥三号”采用宁波永新制造的相机镜头。

  年10月2日3时59分,“嫦娥二号”从中国奔月卫星上遥望地球第一次拍摄了高清视频。2013年12月14日21时许,装在“嫦娥三号”探测器上的降落相机记录下了中国航天器首次地外天体软着陆震撼人心的6分钟。这两次拍摄的监视相机镜头,都是由宁波永新与浙江大学历经5年潜心研制的。

  监视相机对于了解卫星的工作状态非常关键,而“镜头”作为相机的“眼睛”又是关键的关键。“钛合金轻质材料的加工和表面处理、防辐射光学玻璃的应用、地空气压变化对空气层排气的处理、多镜片之间同轴度的保证、地空温度变化和抗冲击对粘合用胶和密度用胶的要求……太空的环境对镜头的要求非常高,我们从设计到选材,每一个工序都要经过反反复复的论证和实验。”毛磊说,在5年的时间里,他们做了6款共100多只镜头。反复实验,并记录每个零件、每道工序的详细数据,积累了上百万字的资料和几万个数据。

  在毛磊的眼里,创新就是把脑子里idea转化成产品和利润。目前,宁波永新已能够主导和参加国家标准制定,和莱卡、尼康等国际先进的精密光学仪器公司展开了深度合作。卓越的研发创新能力使宁波永新荣列2014年度宁波企业竞争力百强排行榜第五名。

  很多摄影师以拥有一枚卡尔蔡司的镜片为荣耀。和蔡司的合作让毛磊有压力,但更充满动力。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并肩蔡司。

  毛磊让人感动,因为那份信念。30年的醉心光学是因为心中的一团火——赶上世界一流精密仪器制造企业,一代不行还有二代。“精密仪器关系到国家战略,它或许不能给国家带来多大的GDP,但却是国家从大国到强国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国内一些老牌、名牌光学仪器企业纷纷被淘汰,宁波永新却在经历阵痛后重新站了起来,“除了技术,还有那份毅力!”毛磊说。前段时间,宁波永新和摩托罗拉合作开发生产扫描仪镜头。现在去超市,商品条形码需要一个一个刷,有时候刷不出来,有时候又多刷了,效率比较低,将来的扫描仪,超市工作人员只需负责将商品放到传送带上,然后结账即可。“原理说来也很简单,以前是单面感应,我们现在做到了三面感应,新产品即将面市。”毛磊说,潜心做实业让他受益最大的就是越做越安心,技术储备充分,随时开拓新市场。

  如今,有着“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工程技术专家”、“中国机械工业青年科技专家”等头衔的毛磊依然深居简出,全身心投入在光学仪器的研制与开发中。“我们这行属于精密仪器行业,现在离国际技术还有很大距离,我希望能够不断拉近距离,我这辈子做不到,希望下一代人继续努力。”毛磊如是说。